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十景缎 第一百二十一章

时间:2018-09-23
山中群禽不绝怪叫之中,又传出羽翼拍扑之声,夜空中不时有黑影飞快穿梭,更添阴森气氛,犹如幽灵鬼魅。那阵风越吹越寒,虽不甚强 ,却是冰冷异常,当真不似人间气象。
  一个喽啰被吹得心里发毛,道:「三大王,这地方阴森得紧,咱们不如先离开这儿。」郭得贵虽是惊疑不定,却也不肯在手下之前失了面 子,大声道:「呸!
  不过是几只贼鸟叫了几下,起了阵冷风,又算得什么?都在这山里过了两天了,又有发生什么事了?要是下了山去,遇着官兵搜捕,岂不 是多费手脚?怕什么,都跟我来!「提了双锤,反往阴风吹来的方向走去。
  众喽啰不敢违抗,只得硬着头皮跟过去。赵婉雁被其中二人抓着手臂,一同押去,心里说不出的惧怕。满山禽鸟依然鸣叫不休。
  走出十几丈远,夜幕之中,依稀可辨前头是一处峡谷,风势由此而来。
  郭得贵见那峡谷一边山壁上有个漆黑之处,仔细一看,却是个天然生成的山洞,心中一喜,道:「妙极!咱们平日就藏在这个洞里,可不 必受风吹雨打之苦了。」转头一看赵婉雁,见她一双清澄的眼中充满惧意,身子微微颤抖,娇弱不堪,心中邪念又生,叫道:「先把这妞儿押 到洞里,让她跑也跑不掉。这小妞是赵廷瑞那老贼的女儿,待我将她好好整治之后,各位弟兄见者有份,儘管享受,出一出赵老贼给咱们受的 鸟气。」群贼高声呼叫,个个兴奋之极。捉住赵婉雁的两人迫不及待,便拉着赵婉雁往洞穴过去。
  赵婉雁虽知挣扎也是徒劳无功,但是仍然拚命抵抗,哀声道:「郭寨主,请……请你别这样,当日向大哥和你动手,也没有为难你啊…… 」郭得贵哪里肯听,嘿嘿嘿阴笑几声。
  两名盗贼捉着赵婉雁走到洞口,陡觉一团冷森森的寒气扑面而来,三人都是身子一抖,打了个寒战。那两名喽啰叫道:「三大王,这洞口 古怪,有股冷气,冻得厉害!」
  郭得贵正自想着赵婉雁的胴体会是何等娇艳诱人,忽遭打扰,甚是不耐,骂道:「胡说八道什么,快进去!」两贼大眼瞪小眼,只得架着赵婉雁走进山洞,一人举着火把,火光照耀下,见那山洞高约二丈,深约四五丈,往左拐了个弯。
  一人摸了摸赵婉雁的下巴,笑道:「这地方不错,小妞儿叫起来定是加倍的爽耳。」
  另一人道:「可惜又得给三大王先玩,他总是把娃儿身上弄得油腻腻的,干起来不大舒服。」先前那人心念一动,淫笑道:「不能在三大 王之前上这个小妞,先摸几把也好。」说着手一伸,便往赵婉雁大腿摸去。
  赵婉雁惊叫一声,向旁一退,后面另一人却趁势拉住她,从后头往她胸口抓去,随手将火把搁在地上,两人各自捉住赵婉雁的手脚,将她 按倒在地,四只手争先恐后地往她身体各处侵略。赵婉雁急叫道:「不要……不要…
  …「泪珠散落之际,依然无法遏止两人邪行,一只手已然在她乳前揉搓,淫邪的笑声萦绕洞中。
  忽然之间,一道冷气从左边洞道拐弯直冲出来,飒地一声,火把立时熄灭,洞中一片黑暗。这冷气当真冰寒彻骨,一时之间,三人只觉全 身血液似乎都结成了冰,牙关格格作响。两贼大为惊惧,均觉这无端而来的寒气实在太过诡异,慌乱之中,正待起身,忽听洞中左侧一个声音 说道:「通通滚出去。」这语调奇冷奇淡,说出口来,犹如一条拉直的钢线,毫无情感,竟不似人之声调。
  两贼和赵婉雁听得洞中忽然有人出声,又是这等诡谲阴冷,吃惊之余,无不骇然失色。一阵冷风跟着捲来,似乎三魂七魄也被这阵鬼气森 森的怪风引带而去。
  两名喽啰惊声大叫,竟不顾赵婉雁,连滚带爬地逃出洞外,叫道:「有鬼,有鬼!」
  郭得贵见洞中火光突熄,正自奇怪,接着见到两人狼狈而出,口中呼叫有鬼,心中一跳,道:「鬼?」一名喽啰脸色发白,结结巴巴地叫 道:「三……三……三大王,洞……洞洞……洞里有鬼啊!」另一人猛点其头,却是吓得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  郭得贵见了两人的惊惶神色,心中暗暗发毛,暗道:「莫非洞中真有什么鬼怪,才起这样的怪风?管他娘,总得先把那妞儿抓了出来。」 当下带着众喽啰上前,要往洞中探去。
  赵婉雁一人被留在洞中,几乎伸手不见五指,惊魂未定,暗道:「这些恶人怕成这样,难道……难道真有鬼魅?那声音……真也不像人的 说话啊。」一时之间,不知该庆幸暂时免于遭受侮辱,还是忧心洞里鬼怪的可怖。便在此时,那声音又道:「不想死,就快滚出去。」
  赵婉雁听着这冷若铁石的寥寥数字,心底一股寒意直升上来,强忍惧意,颤声说道:「你……你是人还是鬼?」那声音这次只吐出一个字 ,说道:「鬼。」
  赵婉雁胆量本小,一听此字,身子一震,吓得险些惊叫出来,但随即想到:「世上真会有鬼承认自己是鬼么?」但她毕竟从没见过鬼,倒 也难以置喙,心中反而定了不少,暗道:「就算是鬼好啦,可是他好像还不大兇恶。
  我要是出去,定会给那些人捉住,与其失了贞节,还不如冒险跟鬼打交道。「
  她这是绝望之中的异想天开,全没顾及这「鬼」的想法,当下低声道:「鬼……鬼先生,你让我在这里躲一下好吗?外面有一群恶人,他 们……他们要捉我。」
  那声音说道:「那些人是谁?」赵婉雁轻声道:「是……是白虎寨的三寨主,他姓郭。」那声音沉默一阵,道:「你过来。」赵婉雁听他 说话依然全无生意,虽然令人害怕,可是似乎并无加害之意,当下鼓起勇气,摸着洞壁走到左边弯洞。
  黑暗之中,瞧不见任何事物,她不知该往哪边说话,只得道:「鬼先生,你在哪里?」
  话才出口,一道火光隐隐照来,却是郭得贵带人进来查探。赵婉雁藉着火光,瞄到身旁一个影子,正待转头相视,忽听呼地一声,赵婉雁 只觉身边扫过一片冷气,火光立灭,只听得群贼惊声叫嚷,四下又归于黑暗。
  忽听几下沉重的脚步声,正是郭得贵大着胆子走了过来。他双锤交击,一声砰然巨响在洞中迴荡不去,趁着这股气势叫道:「什么妖魔鬼 怪,快快现形,看老子一锤把你……」把你如何,尚未交代分明,赵婉雁忽觉一股吸力将自己凭空扯退,耳听一股劲风刷然而过,其声如撕布 帛,接着便是一声杀猪般的惨叫,几声沉重的铿啷之声,紧跟着又成了一片恐惧惊叫。
  赵婉雁不知所以,正自茫然,忽听那声音在耳畔响起,冷冷地道:「郭得贵,这招不会要你的命,快快滚了出去。要是你们再来扰我,一 个个都杀了。」群盗听了,无不心惊胆颤,哄闹成了一团,扶着郭得贵落荒而逃。
  赵婉雁呆了半晌,待得惊觉群贼已然逃遁,心里一鬆,支持不住,倚着洞壁缓缓坐倒。那声音也不再出声。赵婉雁心神稍稳,暗道:「他 好像不是鬼啊,鬼应当是一下子勾走人的魂魄,怎么也会像向大哥他们那样,有什么武功招式吗?」
  她怔怔地出了会儿神,低声道:「谢谢你帮了我,你……你应该不是鬼罢?」
  那声音冷冰冰地道:「我是鬼。」赵婉雁听他仍说自己是鬼,不免还是颇为害怕,轻声道:「可是……可是你能这样跟我说话,是不太像 ……不太像鬼啊。你……你是什么样的鬼?」她这话出口,那声音便停了话。过了半晌,那声音说道:「整个武林只有我一个鬼,黄仲鬼。」